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2018-02-22 08:23:51|  分类: 音乐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Franz Berwald 17961868)

 

徐家祯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至今为止,我谈到的所谓“冷门”音乐家,基本上都属于如下三种:

       一种,生前是很有名望的音乐家,有的,当时的名气甚至比我们现在人人皆知的贝多芬、莫扎特都响,但是,一去世之后,却身后寂寞起来,于是就变成了今天的所谓“冷门”音乐家,比如:我《展品之一》说的安东·埃布尔(Anton Eberl(注1和《展品之七》说的法郎兹·霍夫梅斯特(Franz Hoffmeister(注2,等等。

       一种,生前既是作曲家又是学者和教授,所以,他们生前就主要在学术界有名望,死后,人们也就逐渐遗忘了他们,比如:《展品之十四》说的古斯达夫·杰纳(Gustav Jenner(注3和《展品之十五》说的弗莱德立克·基尔(Friedrich Kiel(注4,等等。

       一种,寿命很短的作曲家,生前刚开始有名就寿终正寝了。因为作品还不够多,死后也就很快被人冷落了,比如:《展品之四》说的诺伯特·布格缪勒(Norbert Burgüller(注5和《展品之六》说的琼·阿里阿伽(Juan Arriaga(注6

       那么有没有生前就一直很不得志的作曲家,于是身后就顺理成章地被打入“冷门”、被人遗忘,但近年来倒死灰复燃,反被人又重新“发现”,录了不少音、出了不少CD的作曲家呢?

       有!我最近发现了这样一位瑞典作曲家,名叫法郎兹·贝尔华德。我一查,我竟然已有十张他的音乐CD;而到Amazon上查了一下,他的作品至少已经出了七、八十张CD了,其中还包括他的好几个版本的“交响曲全集”呢!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法郎兹·贝尔华德,瑞典作曲家,1796723日出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个四代都是音乐家的家庭,比舒伯特早出生一年。他父亲是德国人 —— 小提琴家,捷克音乐家法郎兹·班达(Franz Benda17091786)的学生 —— 在瑞典皇家歌剧院演奏小提琴,也教学生。法郎兹童年时就是他父亲给他小提琴启蒙教育的。很快,法郎兹就能在音乐会上作公开表演了。1811年,瑞典国王卡尔三世接位,他重新建立了皇家教堂,次年,十六岁的法郎兹·贝尔华德就开始在教堂乐队演奏小提琴。他同时还参加了国王的宫廷乐队和皇家歌剧院乐队。当时,乐队指挥是法国人爱德华·杜佩(Edouard du Puy),贝尔华德向他学习音乐理论,或许也学作曲。法郎兹·贝尔华德十四岁时就演奏过杜佩的一部小提琴协奏曲,给杜佩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就雇佣他到乐队来拉琴,还收他做学生。贝尔华德就是在这一阶段开始作曲的。早年的作品中,至少有一部七重奏和一部小夜曲,作者到了晚年还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作品。

    夏天,乐队没有演出任务,贝尔华德与他一位也演奏小提琴的弟弟就一起去斯堪的纳维亚各国和俄国旅行演出。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1818年,贝尔华德办了一本音乐杂志,在杂志上主要刊登钢琴小品和歌曲,包括他自己的作品。这本杂志延续了两年之久。1821年,贝尔华德写了一部小提琴协奏曲,由他弟弟奥古斯特演出,但听众反应不佳,有些听众甚至在演奏慢板乐章时发出笑声。

       1825年,贝尔华德的父亲去世,家里就发生了经济问题。贝尔华德申请了几个奖学金,都没有成功。直到1829年,才终于得到瑞典王子的一些资助,使他能够去德国柏林深造。

    在柏林,法郎兹·贝尔华德写了几部歌剧,都没有上演的机会。他遇见过孟德尔松,但孟德尔松对他印象不佳。就这样在柏林生活了六年,音乐方面的发展还是一筹莫展。最后,为了维生之需要,他只能于1835年开始经营起骨科和物理治疗的业务来了。其实,贝尔华德既没有学习过医学,也没有学习过仪器制造,但是他的医疗事业倒生意兴隆、顾客不少、名声也很好。他发明的一些骨科器械直到现在都还在被医生们使用!难怪贝尔华德的传记作家曾把他比作“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时期的达芬奇”。中世纪的意大利艺术家达芬奇就是一位科学技术、数学物理、绘画艺术,样样精通的全才。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赚了一些钱,大概贝尔华德还是想回到他更感兴趣的音乐事业上去吧,于是,1841年,贝尔华德结束了他在柏林主持了六年的、颇为成功的骨科和物理治疗业务,去维也纳试试他的音乐运气。

       在维也纳,他的运气比在德国时好了一点:他结了婚;写的一部交响诗获得了在霍夫堡皇宫演出的机会,而且得到相当不错的评论。次年,1842年,贝尔华德一口气写了四首交响曲,可是,在他生前,只有第一交响曲“严肃”(Sérieuse)有过公演的机会。那是1843年,贝尔华德回到瑞典以后,在斯德哥尔摩由他表兄弟约翰·弗莱德立克指挥皇家歌剧院乐队演出了一场。在同一音乐会上,还演了他的一部轻歌剧,但反应很冷淡。1846年,贝尔华德还在瑞典上演过另一部轻歌剧,观众和评论界的反应就更加冷漠了。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1846年到1849年,贝尔华德在欧洲旅行过不少地方,还在巴黎住了一段较长的时间,想寻找演出他歌剧或者演奏他其他作品的机会,但没有成功。

       1855年,贝尔华德写了一部钢琴协奏曲,本来是打算让他后来跟李斯特学钢琴的一位学生首演的,但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首演被取消了。这部协奏曲一直要等到作曲家去世36年后,于1904年才由作曲家的孙女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场学生音乐会上首演。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在贝尔华德生前,瑞典音乐界从来没有对贝尔华德有过任何好评。在报纸上,音乐评论家有时对他的音乐甚至还恶言讥讽。相对而言,他的音乐在德语世界反倒能得到较好的反应。1847年,他在奥地利萨斯堡的莫扎特音乐艺术大学(The Mozarteum Salzburg)还得到过一个荣誉职称。

       但是回到瑞典后,他的音乐创作还是得不到音乐界的承认,于是他只能再次改行。这次,他去帮人经管一个玻璃工厂,自己还办过一个制砖厂。不过,他业余还是演奏小提琴,并作曲。这一时期,他创作的重点是室内乐。

    贝尔华德一生写过好几部歌剧,但只有一部《索利亚的爱斯特里拉》(Estrella de Soria)在他生前上演过五次。他的第二部歌剧《格孔达的女皇》(Drottningen av Golconda)本来安排好在1864年上演的,但临时却因皇家歌剧院院长换了人,首演就取消了。作曲家去世后整整100年,这部歌剧才得以在斯德哥尔摩首次上演。他还有几部歌剧,现在连手稿都找不到了。

       贝尔华德虽然于1866年得到了瑞典国王的嘉奖,但是他申请一个乐队的指挥之职却未能得到。他申请斯德哥尔摩音乐学院的教授职位,一开始也被音乐学院拒绝。最后,由于皇室的干涉,贝尔华德才最终得到了这个职位,但是他只教过五个学生,因为只过了两年 —— 186843日,他就因肺炎去世了。在他的葬礼上,演奏了他第二交响曲的第二乐章。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有一位瑞典评论家这样评论贝尔华德:

 

     “他(指贝尔华德 —— 笔者注)就是这么一种典型的作曲家:不断得到别人的鼓励,也尽了自己的努力,但是却什么目标都没有达到,而且也不可能预见会有达到目标的一天。”

 

       现在,有很多评论家都认为贝尔华德作为一位作曲家之所以如此不成功,主要是因为他的音乐太“新颖”、太“前卫”、太“大胆”,所以当时人们无法接受。但是,我的看法倒是觉得他的音乐并没有真的跳出“贝多芬-布拉姆斯”这一时代的框框,很多音乐片段都能使人想起贝多芬或同时代作曲家的作品。我个人认为,贝尔华德生前之所以如此不得志,他的音乐那么不受瑞典音乐界欢迎,主要原因可能有四个:

    其一,在十九世纪中期,瑞典整体的音乐水平还无法跟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听众的爱好比较保守,欣赏力不高。乐队和歌剧院的演出水平也远远低于德、奥、法、英等国。所以,贝尔华德的作品在瑞典的几次演出都不成功,这跟演员的演奏水平和听众的欣赏水平都有关系。

       其二,贝尔华德1829年离开瑞典去德国深造,那时他33岁。他在德国和维也纳住了十多年,等他重回祖国瑞典时,已经1842年,他46岁的时候了。也就是说,贝尔华德最主要的创作生涯是在国外度过的,难怪比较保守的瑞典音乐界和听众对他不很熟悉了。再说,他一辈子有两次离开音乐界去从事别的职业:一次是开骨科诊所,长达六年之久;还有一次是去经管工厂,也有好几年。这也导致音乐界和听众对他的疏远和陌生。

       其三,贝尔华德性格上的缺点也导致了他的失败。据说,他在柏林时见了孟德尔松以后,孟德尔松对他的印象就不好,说他“很傲慢”。

       其四,我虽然没有听过他的交响曲,但是从他的协奏曲和室内乐来看,虽然他作品的旋律性很强,有不少片段还非常有独创性,也相当新颖、别致,还有几个乐章使我想起贝多芬、莫扎特或者舒伯特,但总体来说,我觉得有点杂乱。我常觉得,听了他的一部作品以后,再回过头去想一想,却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部作品里想告诉我们什么。记得我常常批评某些人的散文,说:“文章中有相当不错的段落,语言也很精彩,但是就因为文章结构杂乱,没有从读者的角度来理清文章的段落层次,导致读者无法跟踪作者的思路,就影响了全文的可读性。”我想,贝尔华德的音乐,尤其是他的室内乐大概就有这样的弊病。这很可能就是导致他的音乐作品不能得到普遍公认的主要原因吧。


展品之三十四:法郎兹·贝尔华德 (上)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90)|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