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译诗:弗罗斯特:豌豆架  

2018-01-22 08:11:35|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豌豆架

Pea Brush

 

美国   罗伯特·弗罗斯特原著

Robert Frost (1874 – 1963) 

徐家祯翻译

 

 译诗:弗罗斯特:豌豆架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I walked down alone Sunday after church
     To the place where John has been cutting trees
To see for myself about the birch
     He said I could have to bush my peas.

 

The sun in the new-cut narrow gap
     Was hot enough for the first of May,
And stifling hot with the odor of sap
     From stumps still bleeding their life away.

 

The frogs that were peeping a thousand shrill
     Wherever the ground was low and wet,
The minute they heard my step went still
     To watch me and see what I came to get.

 

Birch boughs enough piled everywhere!—
     All fresh and sound from the recent axe.
Time someone came with cart and pair
     And got them off the wild flower’s backs.

 

They might be good for garden things
     To curl a little finger round,
The same as you seize cat’s-cradle strings,
     And lift themselves up off the ground.

 

Small good to anything growing wild,
     They were crooking many a trillium
That had budded before the boughs were piled
     And since it was coming up had to come.

译诗:弗罗斯特:豌豆架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星期天离开教堂之后,

我独自去约翰剪枝的地方;

亲眼去看看白桦树,

我能拿去搭个豌豆架,他这么讲。

 

阳光射进刚修过的狭窄树隙,

五月初头就已热得够呛;

闷热的空气混着树液的气息,

剪下的树枝正流着血慢慢死亡

 

只要是低洼潮湿的地方,

就有一片青蛙聒噪的刺耳声响;

一听见我的脚步就安静下来,

瞪着我,瞧我想要怎么样。

 

足够的桦树枝堆放着到处都是! ——

全是最近砍下,新鲜而粗壮。

就等来辆大车和两匹马,

将它们从野花背上搬光。

 

桦树枝条对院子里的庄稼有用,

让它们细小的手指紧抓不放,

就像你抓住挑绷绷的绳索一般,

于是就让自己离开地面攀登而上。

 

对任何野花野草都做了点好事:

       树枝把无数延龄草压弯扭伤

在枝条堆放以前,它们已经了芽,

       已经出现的东西必将发荣滋长。

 

                              0一七年九月八日

                              译于澳大利亚刻来佛寺爱闲堂

  

 译诗:弗罗斯特:豌豆架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这首诗是他早期作品。最初是刊登在诗人孩子们自己打字编辑的一本叫《花束》(The Bouquet)的小册子上的。后来收入诗人1916年出版的诗集《山脉的间隙》(Mountain Interval)中。

         这首诗似乎是首叙事诗,说的是诗人在一个星期天去教堂做礼拜后的事情。因为诗人的朋友约翰答应把剪下的白桦树枝条送给诗人,诗人可用来为他的豌豆苗搭个架子,让豆苗攀附其上,所以,他决定做好礼拜自己走去林子里看看。接着几段,都是诗人一路所见。

         这首诗中用了很多拟人手法,把树木花草都当作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人来描写,比如,第二节,诗人说:“剪下的树枝正流着血慢慢死亡”。这里的“流着血”就是指剪下的树枝上流出的树液。再如,第三节,青蛙听到诗人走过就停止了聒噪声,诗人说它们“瞪着我,瞧我想要怎么样”。第四节,诗人说剪下的桦树枝条压在“野花背上”。第五节,诗人说豌豆苗用“细小的手指抓紧不放”。诗人把大自然的一切都看成跟人类是平等的生物。 

         于是,在最后一节,诗人点出了此诗的主题:“已经出现的东西必将发荣滋长”。 诗人认为,把砍下的树枝拿走去搭豌豆架,也为野花野草做了一点“小小的好事”,因为即使是一些“野花野草”,它们也是生命,所以也必须让它们有生长的权利和自由,不能因为要架豌豆棚,就可以随便让枝条将它们压死。我们要是进一步将诗人的意思扩大一下,那么,在人类社会,我们怎么能够听之任之,让一种人压制另一种人生存自由这样的现象存在呢?! 

         这首诗还是与弗罗斯特的很多其他诗歌一样,谈论大自然与人类的关系。诗人认为,这两者的关系往往是十分微妙的。人类一方面总是想方设法按自己需要来控制和改造大自然,比如:把多余的树桠剪掉,让树木得到更多的空间和阳光;搭个豌豆架,让豆子能攀附在架上。另一方面,人类却破坏了大自然,比如诗中写到:砍下的树枝在流血,野花野草被剪下的树枝压在底下。然而,大自然最终还是不可征服的,就像最后一句写的:“已经出现的东西必将发荣滋长”。

         诗中还用了一个比喻,说豌豆苗的藤须像细小的手指抓住做成支架的树枝,“就像你抓住挑绷绷的绳索一样”。“挑绷绷”就是一种小孩常玩的游戏:一个孩子在两只手掌上用一根绳索按一定的顺序绕出一种花样,另一个小孩用手指勾住其中的几根线,就可以把绳索套到自己的手掌上来,并且变出另一种花样。两个孩子可以用种种方式不断把绳索套过来又套过去,直到绳索散掉为止。这种游戏美国人叫Cat’s Cradle,我不知道中国别的方言叫什么,我们小时候就叫“挑绷绷”(绷,上海话念bang,去声),查词典,说叫“编花框”或“翻绞绞”,我不知道别人看了懂不懂。

这首诗共六节,每节的韵式为abab。译诗改为每节双句押韵。全诗押 [ang/iang/uang] 韵。


译诗:弗罗斯特:豌豆架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