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译诗:弗罗斯特:乘法表  

2018-01-12 07:03:38|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乘法表

The Times Table 

美国   罗伯特·弗罗斯特原著

Robert Frost (1874 – 1963)


徐家祯翻译

 

 译诗:弗罗斯特:乘法表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More than halfway up the pass
Was a spring with a broken drinking glass,
And whether the farmer drank or not
His mare was sure to observe the spot
By cramping the wheel on a water-bar,
turning her forehead with a star,
And straining her ribs for a monster sigh;
To which the farmer would make reply,
'A sigh for every so many breath,
And for every so many sigh a death.
That's what I always tell my wife
Is the multiplication table of life.'
The saying may be ever so true;
But it's just the kind of a thing that you
Nor I, nor nobody else may say,
Unless our purpose is doing harm,
And then I know of no better way
To close a road, abandon a farm,
Reduce the births of the human race,
And bring back nature in people's place.

 

 译诗:弗罗斯特:乘法表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爬上大半山路就是一汪山泉,

放着个水杯,已经破敝,

不管农夫喝还是不喝,

他的牝马肯定已将此地留意,

她把车轮卡在挡水板上,

扭过有一颗星星的前额,

收紧肋骨,叹了口可怕的大气;

农夫对此作出了他的答复:

“很多很多呼吸引来一声叹息,

而死亡就是很多很多叹息的累积:

这就是生活的乘法表,

我常以此告诉我的老妻。”

这种说法可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但是却是那种不管我还是你,

无论是谁都不会讲出口的事宜,

除非造成伤害就是我们的目的;

那么,我不知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能把道路封闭,把农场抛弃,

减低人类的出生率,

让自然回归人类的聚居地。

 

                               0一七年八月三十日

                               译于澳大利亚刻来佛寺爱闲堂

  

 译诗:弗罗斯特:乘法表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这首最初收在他1928年的诗集《西流的小溪》(West-Running Brook, 1928)里。弗罗斯特一生很不幸运:早年失怙、失恃,中年又丧子丧女,最后又失去了妻子,他亲属中还有因精神失常而进精神病院的。所以,他在不少诗中,表现了厌倦、失望、颓废的厌世情绪。这首诗可能是这种情绪表现得比较明显的一首。

         诗的一开头就描绘出一副凄冷的景象:山坡上的泉水中有只破损的杯子,一匹老(?)马拖着车子上山,走到泉边就自动停下休息,可能走不动了,于是长长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叹息。这声叹息引发了老(?)农的感叹。而这个感叹,就成了这首诗的题目和主题。 

         农夫说: 

          很多很多呼吸引来一声叹息,

          而死亡就是很多很多叹息的累积:

          这就是生活的乘法表,

          我常以此告诉我的老妻。 

         他的意思就是:生活是由很多不如人意的事情(“叹息”)组成的。一个人经历了足够的不如人意的事情之后,就走到了生活的尽头 —— 死亡。这就是“生活的乘法表”:1次呼吸 x N = 1声叹息,1声叹息 x N = 死亡。

诗人接着说:“这种说法可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是却是那种不管我还是你,不管是谁都不会讲出口的事宜,除非造成伤害就是我们的目的”。因为很明显,要是大家都开口说出了这个“真理”,那么,谁都不会再有奋斗的动力,甚至生活的欲望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朝死亡走去,何必再努力呢?所以,诗人说:“除非造成伤害就是我们的目的”,只有那时,我们才会把这个人人皆知而人人只放在心里的“真理”说出口。 

那么,要是人们真的“造成伤害”了,那将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呢?诗人进一步说:他不知道还有比“造成伤害”更好的办法“把道路封闭,把农场抛弃,减低人类的出生率,让自然回归人类的聚居地”!但是,诗人并没有说,这样的后果是好还是坏。我想,诗人在很多诗中表达过人类的存在本来就是毫无意义的,还不如让地球回归大自然的好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大概认为,能有这样的后果也不坏吧。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两三年前译过的弗罗斯特的另一首诗《疑问》(A Question)了。诗人在那首诗里,已经向上帝提出了疑问:“要是我们的灵魂和躯体都是累累伤痕,那么何必再费劲将我们生下!”

这首诗只有一段,20句。前面14句的韵律都是两句一韵,到最后六句改为ababcc。译诗改为全诗押 [i] 韵。


译诗:弗罗斯特:乘法表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