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译诗:弗罗斯特:刈草   

2017-07-17 10:33:49|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刈草

Mowing

 

美国   罗伯特·弗罗斯特原著

Robert Frost (1874 – 1963)

 

徐家祯翻译



译诗:弗罗斯特:刈草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There was never a sound beside the wood but one,
And that was my long scythe whispering to the ground.
What was it it whispered? I know not well myself;
Perhaps it was something about the heat of the sun,
Something perhaps, about the lack of sound–
And that was why it whispered and did not speak.
It was not dream of the gift of idle hours,
Or easy gold at the hand of fay or elf:
Anything more than the truth would have seemed too weak
To the earnest love that laid the swale in rows,
Not without feeble-pointed spikes of flowers
(Pale orchises), and scared a bright green snake.
The fact is the sweetest dream that labor knows.
My long scythe whispered and left the hay to make.

 

 

译诗:弗罗斯特:刈草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树林边寂静无声 —— 除了一个声响,

那是我的镰刀对大地的窃窃私语声。

它在说什么?连我都无法说清:

也许它在说灼热的太阳,

也许它在说四周一片寂静 ——

这就是为何它只是耳语,却无话音。

它并不梦想谁会把闲适作为礼物送上门,

也并不等候神仙们递上不劳而获的黄金。

一切超过真实的东西都显得虚弱无力,

最真诚的爱才能将低地上成行的草割尽;

难免也会割下兰花草苍白疲软的穗头,

还会惊走一条绿蛇,光闪莹莹。

事实就是:只有劳动才懂最甜蜜的美梦:

我的长镰细语着将草刈下,让干草晒成。

 

 

                                    0一七年六月廿一日(南半球冬至)

                                    译于澳大利亚刻来佛寺爱闲堂


 

 

译诗:弗罗斯特:刈草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 这是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又一首写农村生活的短诗。这是弗罗斯特取材的特点:他善于在诗中描写日常生活,尤其是描写农村普通农民的日常生活和劳动。在他生前,有的文学评论家批评他把这些普通生活琐事写进诗里去,是不高雅的表现。弗罗斯特在一次采访中说:“要是诗歌不能懂得一切,懂得整个世界,那么诗歌就是无用的废物。”(If poetry isn't understanding all, the whole world, then it isn't worth anything.

 

         在这首诗里,弗罗斯特写的是独自一人在田里割草时的所想所感。他把镰刀拟人化了。诗一开始,弗罗斯特就说他好像听见镰刀在与大地窃窃私语。用镰刀割草,当然会发出声响,所以,诗人说听见镰刀在与大地窃窃私语,既可以说是诗人割草时产生的一种幻觉,也可以说是借用拟人化了的镰刀的耳语,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先说听不清镰刀在说什么,可能是在说太阳太热,也可能在说四周太静。接着,用“它” —— 镰刀 —— 来说出这首诗的主旨,也就是诗人的观点:劳动才是真实的生活,劳动是最愉快的事情,劳动就是最诚挚的爱。“它”不幻想会有人恩赐给他闲适而不用劳动的生活,也不幻想有神仙精灵会送来不劳而获的黄金。因为这些都是“超过真实”的东西,因此也是“软弱无力”的。“它”想要的只是用最“真诚的爱”来割草。诗人认为:最甜蜜的美梦,只有靠劳动才能实现。最后,诗人以“镰刀边耳语边把草割下,让它们在阳光下晒成干草”来结束这首诗。

 

至于诗歌的第1112句,写到兰花草和绿蛇,我想诗人只是想描写割草时令人愉快的真实情景罢了。

 

         弗罗斯特这首十四行诗的韵式也并不遵循莎翁十四行诗 abab, cdcd, efef, gg的韵式。这首十四行诗的韵式很特别,是abc, abd, ecd, feg fg。译诗句末押 [in/ing/ en/eng] 韵。




译诗:弗罗斯特:刈草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