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译诗:罗塞蒂:死后  

2017-01-19 07:11:00|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后

After Death

by 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  (1830-1894)

英国 克利丝汀娜·罗赛蒂原著

徐家祯翻译



译诗:罗塞蒂:死后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The curtains were half drawn, the floor was swept

And strewn with rushes, rosemary and may

Lay thick upon the bed on which I lay,

Where through the lattice ivy-shadows crept.

He leaned above me, thinking that I slept

And could not hear him; but I heard him say:

"Poor child, poor child:" and as he turned away

Came a deep silence, and I knew he wept.

He did not touch the shroud, or raise the fold

That hid my face, or take my hand in his,

Or ruffle the smooth pillows for my head:

He did not love me living; but once dead

He pitied me; and very sweet it is

To know he still is warm though I am cold.

 

 

译诗:罗塞蒂:死后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帘幕半掩,地面已清扫,

还撒上一些灯芯草;

我安眠的床上,铺着厚厚的迷迭香和山楂花,

花格窗上,藤蔓的阴影缠绕。

他俯身于我,以为我已睡着,

再听不见他了 —  但我却听他说道: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在转身的时候,

一片肃静之中,我知道他在抽泣哀悼。

他没碰尸布,也没掀起盖着我脸的面罩,

更没拿起我的手,或弄皱平服的枕头让我枕靠。

我活着时,他并不爱我;

我一死,他就可怜我了;

不过知道他仍温暖还是令我高兴,

虽然我自己却已冷掉。

 

                                20161121

                                译于澳大利亚刻来佛寺爱闲堂

 

译诗:罗塞蒂:死后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这是十九世纪英国女诗人罗赛蒂写得十分巧妙的一首诗。她想象她自己已经死亡后的情景。前四句是描写她死后躺着的房间。但是,诗的主体却在后面十句:她想象她所爱的人来瞻仰她的遗体,但只称呼她为“可怜的孩子”,既没碰尸布,也没掀起遮着她脸的面罩,更没有拿起她的手或抚摸她的身体,表现的只是对她的“可怜”,而不是“爱” —— 而后者才是她终身所追求的,结果,到她死去都没有得到。这是这首诗中所表现的十分令人伤心的主题。不过,最后两个作为结束的诗句却十分幽默和自嘲:“不过知道他仍温暖(他还活着!)还是令我高兴,虽然我自己却已冷掉(我已死了!)”。原诗为十四行诗。译诗押[ao/iao]韵。原诗重复使用的词,在译诗中也尽量保留。



译诗:罗塞蒂:死后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