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红叶山庄

 
 
 

日志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2016-09-14 13:26:31|  分类: 诗歌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葬礼布鲁斯

Funeral Blues

(堪伯雷歌曲之四)


By W. H. Auden (1907-1973) 

W. H. 奥登原著         徐家祯翻译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Scribbling o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Put cre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ever: I was wrong.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将电话线切断,再拨停所有的钟表,

给狗儿一根多汁的肉骨,让它不再吼叫;

别让钢琴发声,再在鼓上蒙起厚套,

把棺材抬出来,叫吊丧者们来到。

 

让飞机呜咽着在头顶盘旋,

还在天空划出通告,说:他已死掉

在鸽子雪白的头颈上全佩个黑环,

让交通警都戴上黑色的手套。

 

他是我的东西南北,

他是工作日和安息日 —— 我的分分秒秒,

他是我的日中与午夜,也是我的歌唱与谈笑。

我以为爱情永恒,现在才知道错了!

 

星星我已不再需要:快把它们一一灭掉,

把太阳拆散,将月亮藏好;

把海水倾尽,将树林砍倒:

因为现在什么都对我不再有效。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译注:

 

1) 关于《堪伯雷歌曲》,请见《喔,请告诉我什么才是爱的真谛》译注:

       http://cchsu2011.blog.163.com/blog/static/2114521412016811840506/ 

2布鲁斯Blues):也译为蓝调。起源于以前美国南方黑奴的赞美歌和劳动歌曲。表现一种情绪低沉、哀伤忧郁的情调。这种音乐对现代西方音乐影响很大,在爵士音乐、流行歌曲、乡村音乐、摇滚音乐,甚至现代古典音乐中,都常能找到布鲁斯的音乐元素。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3)终于将布里顿谱曲的奥登四首诗全部译完,虽然我是从最后一首倒着译到第一首的,但我想这对全部诗歌的理解一定并无关系。

             译完才发现,布里顿的歌词,不知为何,似乎与奥登的原诗有点不同: 

             第四首《葬礼布鲁斯》几乎没有什么改动;

             第三首《乔尼》和第二首《卡里普索》只有个别词语的变动;

             变化最大的,是第一首《喔,请告诉我究竟什么才是爱的真谛》,不但词语改动处不少,而且段落也有很大的不同:原诗的第二和第三段,在歌曲中被删去了;歌曲中 的第三段在原诗中是第四段;而歌词的第五段,却是原诗中所没有的。所以,虽然原诗和歌词都是六段,但不但段落的次序不同,而且内容也有很大的增删。我不知道这是否为了歌唱时吐词的方便,布里顿才作如上改动的,更不知道歌词的改动是否得到原作者奥登的认同(或许本来就是奥登自己的改动)。不过,我想这些歌曲既在奥登生前就已谱好,而且布里顿和奥登又是好友,那么,这些改动一定至少是得到原作者认可的吧。

             我既然是因为听了演唱布里顿这四首歌曲的音乐会才得到灵感而来翻译诗歌的,那么,我想,我就用歌词当作原作来翻译大概也不会算犯了大错吧。

              从四首译诗本身来看,我本人最喜欢第一、三和四这三首,因为第二首语句较长,有些与西方文化相关联的幽默,不易翻译,更不易让读者理解,我想。

 

译诗:奥登:葬礼布鲁斯 - 新红叶山庄 - 新红叶山庄
 

 

 

  评论这张
 
阅读(89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